去年的一月,正值考研结束后,我在焦虑情绪的笼罩下自责、彷徨,可幸好没有失措。最终,事态反转得出乎意料。

图文无关,图片引用自 http://kenjikee.com/image/136713679756 本图 Via kenjikee@Twitter

纵观考研整个过程,还是暴露出许多问题,即便如此,这依然是我有史以来准备最为充分的一次考试。虽最终也没能去最理想的学校,但 SMU 绝对是同等学力生超高性价比的选择。

这一路走来,我感恩马鞍山供电公司给予我支持的诸位领导和创兴集团公司各位与我共事的同仁,更要感谢安徽省电力公司领导的帮助。这不是什么假话套话,而是我愿意一再重复的诚挚谢辞。当然,阅卷老师和评分人也在此一并谢过 :)

马鞍山-安庆-汽车

已经记不清在这条路上有多少次往返,现在回忆起来,从去年八月辞职到现在,又快半年了。我至今也不知时间这家伙是敌是友,她轻描淡写般抹去旅途的痕迹,也带来了新的征程:

2015-火车票 备忘:2015 下半年非全部火车票,未含其它交通工具。

因为六月的时候欣去杭州工作的关系,于是我便开始了更远距离、更频繁的往返,这又是前所未有的新体验。

欣进入 D 公司可谓无惊无险,非常顺利,顺到让人觉得变化来的过于突然。我们满载行李从安庆来到杭城,安营扎寨后,回家的路上我开始了只身一人。D 司薪资还行,欣平时上下班也比较方便,周边配套完善,加班虽有但不严重。看得出,欣还是很满意的。我自然是各种担心,惟思念更是难解。

之后暑期这段时间在驾校消磨了大部分时光,中途因为在合肥待了半个月以及其它各种事导致进度一拖再拖,不过总算在来上海之前完成了大路考。

正片从九月开始,从 SMU 开始。

中远图书馆 本图 Via 三横一竖小大王@Weibo

时隔两年,再进校园。这一出一进之间,总是进的时候想着出,出的时候念着进,或许我真的对 EE 打不起精神来吧。万幸 SMU 硕研教育采取两年制,从此没有好坏,只有快。

我似乎到哪儿都在扮演类似技术支持的角色,这么说起来,可能演着有五六年了。这是个辛苦活儿,如果你像我一样患有重度拖延症同时还偏偏怀着一颗赤忱的责任心,那多半你会有些累。亦有好处,自己领悟。

十月十四,云栖大会,见到马云,并没有用。

从九月底到元旦前,因为同时进了校研和院研会,以及给导师和几位老师做些事儿,外加本身的课程 + 备战招聘所需的技能积累。这样下来的体验就是单核开了多线程,冬天依然超级冷 T_T

火车-独自-背影-女生 本图 Via kenjikee@Tumblr

然而一个人的旅途更冷,我却早已习惯,当 16 号线从临港大道发出,在路上,心向欣。

我想着要是能再多陪陪她就好了,因为欣说在一起依偎着就会很安心。元旦期间事情很多,但总算抓住了小尾巴赶到那边,一起向着新年,向着 2016,怀着期盼。

最后是鸡汤时间,爷爷十一月大病一场,他的平静、坚强让我很受触动,为爷爷祈祷。还有欣的奶奶,一起祈福。妈妈退休了,说是耐不住,我想多半是为了家庭考虑,于是年底又去经营一家药店,希望她顺顺利利,不要累着。

另外关于这个站点废话几句。现在 HFUN.ME 运行于腾讯的云服务器上,使用了基于 Node.js 的 Ghost 博客系统,Web 环境为 Ubuntu Server + Nginx。主题是自己写的,名称暂定为 solo。